新海股份:华谊兄弟的借款展期揭露了当前整个影视行业的生存压力

2022-05-27 07:48:39 by Admin 外汇pz
前言:本篇文章介绍了新海股份:华谊兄弟的借款展期揭露了当前整个影视行业的生存压力的有关情况,希望对您的研究有一定的参考作用。

  • 欢瑞世纪

  野马财经,南岭大股东何巧女吗,人家有男人的 ,你这人是有什么心理问题?联系你离开股市,你这种人百分百亏! ,巧女今年53 ,今天就解套了。哈哈 ,看这个样子,解套半年内不好办了,遇到庄,倒霉

  华谊兄弟的借款展期揭露了当前整个影视行业的生存压力,疫情造成的影视寒冬正在倒逼整个行业洗牌。

  作者 | 苏影

  编辑丨卢泳志

  来源 | 野马财经

  本文约3103字,阅读时长约7分钟车顺

  影视行业寒冬之下,“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的日子也不大好过。

  5月24日,华谊兄弟(300027.SZ)公告表示,其将申请不超过2.1亿元的借款展期。

  事实上,头顶“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的光环,华谊兄弟一直是资本市场的宠儿,也是国内影视产业知名巨头之一。如今,行业巨头被2.1亿元借款难住,疫情之下影视行业内的其他公司又将如何呢?

  华谊兄弟将二次申请借款展期

  华谊兄弟此次将申请展期的2.1亿元本就是一笔展期借款,而该笔借款最早发生于5年前。

  2017年,华谊兄弟曾向天津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简称:天津银行)申请了3亿元的授信。随后,在上述授信额度内,华谊兄弟与天津银行签订了借款合同,借款期限为2017年12月15日至2020年12月14日。

  不过,在2020年年底,华谊兄弟曾对该笔借款申请过一次展期。据华谊兄弟与天津银行签订展期合同显示,该笔借款展期规模为2.5亿元,展期后期限延长至2022年6月13日。

  当时,除原担保方式之外,华谊兄弟还提出由公司全资孙公司浙江华谊兄弟影业投资有限公司补充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并在2021年又以其持有的另外两家公司股权提供补充质押担保。

  如今,眼看着还款期限又将临近,华谊兄弟再一次提出了展期申请。

  华谊兄弟表示,截至今年5月24日,公司已向天津银行偿还了0.34亿元的借款本金,借款余额为2.16亿元。

  而此次公司拟申请展期金额不超过2.1亿元,期限为不超过18个月。除原担保方式外,公司的全资孙公司华谊兄弟(北京)电影发行有限公司补充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另值得注意的是,华谊兄弟第五届董事会第25次会议审议还通过《关于召开公司2022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该展期议案将在华谊兄弟6月9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审议。

  事实上,华谊兄弟的资金紧张从其最新年报即可看出端倪。截至2021年12月底,华谊兄弟的总资产为70.94亿元,总负债为45.42亿元,资产负债率64.02%。其中短期借款为5.2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6.1亿元,同期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5.28亿元,不足以覆盖短债。

  此外,2021年年末,华谊兄弟还存在多笔应收账款、长期股权投资、固定资产抵质押用于融资的情况。

  而年报发布后,华谊兄弟也因此收到深交所问询函。

  对此,华谊兄弟回复称,截至2022年5月20日,公司通过经营活动及资产处置产生的现金回流偿还有息负债累计8929.15万元,累计完成1.75亿元借款的续贷合约签署。借款的续贷工作正在积极沟通协商中,公司不存在无法偿还即将到期且难以续贷的借款。

  同时,华谊兄弟表示将持续推进主营业务产出,丰富项目储备量。未来期间储备项目将陆续上映,实现收益并变现。并将与主营业务关联和协同程度较差的业务和资产进行剥离,加速投资现金回流。

  对此,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昔日影视巨头,如今还不上2.1亿元借款,华谊兄弟的缺钱表明影视行业应该立足于市场需求与自身资源能力量力而行,不能过度的负债扩张,否则会让自身陷入十分被动的境地。华谊兄弟作为行业标杆性企业尚且如此,对其他影视公司也具有一定的预警作用。

  “影视娱乐第一股”为何也缺钱?

  华谊兄弟成立于1994年,由王中军、王中磊两兄弟共同创立,并于2009年登陆创业板,被称为“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2015年,在福布斯华人富豪榜中,哥哥王中军位列第338位。

  曾经的华谊兄弟,在资本市场上风光无限,但最近几年,公司的业绩却持续处于亏损状态。

  财报显示,2021年,华谊兄弟实现总营收13.99亿元,同比减少6.73%;净利润-2.46亿元,同比增长78.99%。

  对于亏损主要原因,华谊兄弟介绍,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反复,影视行业项目制作、发行放映等重要环节推进持续受阻,国内旅游市场亦整体面临较大发展压力。公司作为影视与文旅协同发展的代表之一,报告期内主要业务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

  尽管把原因归结于疫情反复,但从时间上来看,在疫情发生前华谊兄弟的业绩已经开始下滑。

  财报显示,2018年至2020年,华谊兄弟的营收分别为38.14亿元、22.44亿元和1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9.85亿元、-40.4亿元和-10.75亿元。即仅疫情前的2018年和2019年两年公司的合计亏损金额就超过50亿元。

  其中,此前收购公司产生的商誉减值准备是一笔不小的数字。财报显示,2018年和2019年,华谊兄弟共计对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深圳市华宇讯科技有限公司、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等计提了约15.72亿元的减值准备。

  除了华谊兄弟,业绩受影响的公司也不在少数。2021年年报显示,文投控股(600715.SH)、金逸影视(002905.SZ)和欢瑞世纪(维权)(000892.SZ)等8家影视公司目前已经宣布亏损,亏损总额约25亿元。此外,完美世界(002624.SZ)虽然不在亏损行列,但其去年的营收和净利润也双双下降。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影视行业是受疫情冲击最大的行业之一,但疫情作为一个不可控因素,并不是影视行业亏损的唯一原因。此前部分公司选择大规模举债扩张和海外投资等行为均为当前局势埋下了隐患。

  影视资本正在退潮,疫情倒逼行业洗牌?

  影视行业是一个典型的链条式产业,从上游到终端,每一个环节的螺丝松动,都会影响全局的运行。

  过去十年,内地影视市场曾出现爆发式增长。大量资本涌入行业,产能急剧扩张,并在2019年达到顶峰。当年,我国电影总票房、电视剧制作发行总量均达到历史之最。

  后来,由于监管政策出台,包括广电总局的内容监管,证监会的再融资监管,以及不断发酵的税务监管等,影视行业的资本热潮正逐渐趋冷。

  再叠加2020年以来的疫情影响,影视行业进入“寒冬”。

  以刚刚过去的“五一档”为例。据灯塔数据显示,今年“五一档”电影票房总收入为2.93亿元,同比下降82.5%;档期观影总人次为857.6万人,同比下降80.62%;总场次为144.15万场,同比下降36.28%。

  观影票房不理想,影院的运营也面临难题。5月24日,中瑞国际影城福州三迪商场店对外发布闭店公告,宣布将于5月27日正式闭店停业。

  而这已经不是近期第一家官宣闭店的影城。据“联商网”统计,截至4月底,全国已经有9家影院闭店,其中包括橙天嘉禾影城、中瑞国际影城、大地影院、百老汇影城以及北京苏宁影城。

  一名电影行业从业者介绍,疫情之下,受影响的不只是行业上游和终端,整个产业链均受到明显波及。具体来看,不少此前从事影视制作、宣发等业务的公司也在谋求转型,向如短剧、直播等领域拓展新业务。

  中部从业者转型的同时,不少影视公司也在寻找新的突破口。如万达电影(002739.SZ)跨界新茶饮,并表示将在剧本杀方面发力;唐德影视(300426.SZ)拓展全域平台联动竞跑横屏中短视频赛道和抖快淘直播生态的布局,同时布局元宇宙,如虚拟人制作、NFT数字收藏业务等。,相当不错 正式的8000多 还有外快,1.3.4都可以,个人推荐买ETF,这个手续费低,而且是傻瓜投资,与基金经理相关程度不高,就是说不管你遇到的是个天才经理还是傻瓜经理,业绩没有什么区别,而且,别听基金公司的营销乱吹,长期来看,绝大部分基金都战胜不了指数,所以如果投资基金,ETF是最佳选择,你不要以为基金经理能给你波段操作,提高收益,没影的事,在股市呆久了就会知道,定投指数能战胜绝大部分的投资者,也就是叫只有极少数的上帝宠儿能大于你的收益。,

还用公式选择股票这么麻烦吗?用手机下载同花顺看看

,1.世界多极化趋势的加强2.西欧国家及中国,日本,俄罗斯等国的崛起.就是实力决定待遇3.是金融危机的特殊性,需要世界团结起来,每个地区都需要一个代表国家吧.,不要被市场上充斥的僵化了的“股评语词”蒙蔽,真正影响你的判断的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 要把投资想像成一次次集贸市场中的讨价还价,用自己生活中的体验去感知股票的买和卖股市中价量关系总是被很多专业人士神化为判断市场趋势的指路明灯。这不但令放量上涨、缩量下跌、天价地量之类的词汇耳熟能详,而且,技术派专家更是以能垄断这些词汇的话语权而沾沾自喜。 久而久之,投资者甚至已经忘记了价量关系真正的内涵,而对于新投资者,也许连了解的机会都难以寻到。 更糟糕的情况是,这些描述市场表现的词汇,本身丰富的内涵正在被越来越僵化地解读着。比方说就我所听到的,放量上涨往往意味着大的、上升行情 ,值得追捧;放量下跌则意味着灾难临近;缩量上涨或下跌,在股评人士嘴里一般会被表述为“观望”;缩量上涨意思不大——偏空,缩量下跌有可能是企稳信号——偏多。 说起价量关系,简单地说其实就是股市中买卖双方达成交易后形成的数量关系。被习惯上称为多头的买方手中握有现金,而空头的卖方则是持有股票。买方以较高的价格向卖方买入更大数量的股票,就形成了价量齐升的局面;反之,卖方以较低价格向买方卖出较少数量的股票就会价量齐跌。 显然,股票市场上不只是上述这样两种简单的局面,其风云变幻令人难以捉摸和把握,也成就了投资大师和滥竽充数的黑嘴交织表演的舞台。 本报推崇投资大师,反对股评黑嘴。但我们更愿意说,每个投资者都有机会成为自己心中的大师,只要你多花一点心思去琢磨一下自己和别人的心理。 一、买者每次喊价都比前一次求购的价格高,但买到手的股票却不如预期的多,这就会继续增加他进一步买入的欲望。这时,这个二人市场就会表现为价升量缩。 二、买者每次喊价都比前一次求购的价格高,买到手的股票都正如预期的甚至比预期的还要多,市场表现为价升量增。这时,买者会很快注意到卖者很高兴他的出价,从而会逐渐降低出价(市场表现有可能会发生反转)。 三、卖者每次喊价都比前一次价格低,却不能如预期多地卖掉手中的股票,这样就会增加他以更大幅度降价的方式卖出股票的欲望。这时,市场会表现出价跌量缩。 四、卖者每次喊价都比前一次低,却能很痛快地卖掉股票甚至卖出了超出预期数量的股票,市场表现为价跌量增。这时,卖者也会很快注意到买者很高兴他的出价,从而逐渐提高自己的卖价(市场同样会孕育反转)。 我们应该看到,在上述四种情况中,一、三项说明买者和卖者对价格走势的看法是一致的,价升时卖者惜售、价跌时买者惜买;而二、四项说明买者和卖者对价格走势的看法是不同的,可以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反而容易达成交易。 当然,我们所在的股票市场当然不会是只有两个人的市场,表现出的价量关系也就要远远复杂于上面这四种情况。我们在有限的篇幅里提醒投资者特别注意下面两个因素,这两个因素即是关键因素,又极易让人产生错觉和误判。 第一个因素,在股票市场里买方和卖方的数量都非常多,而且投资者之间互相不知道谁是同道、谁是对手。这时,买方和卖方各自阵营里会出现相互激励,也可以说是买方自己相互竞买催升价格、卖方自己相互竞卖压低价格。这种局面出现时,市场会表现出对任何一种趋势的放大效应。同时,如果投资者只关注自己阵营里的力量就更容易忽视对方阵营里态势的变化。 第二个因素,就是新的入场和旧的离场。我就注意过,在我所居住的社区几年前的集贸市场平淡无奇,但当旁边的地铁开通后,集贸市场中的蔬菜、鸡蛋一段时间里涨价了。因为,地铁的开通就意味着周围社区居住人口的增加,新搬来的居民成为了集贸市场商品“价量齐升”的最主要诱因。反之,一旦一个大型社区的人口迁出一半,那留给往日火爆超市的一定又是一个“价量齐跌”的结果吧。 这个道理浅显易懂,但对于投资者保持灵敏的嗅觉,去发现新入场的力量或者正在离场的力量那真是一个高级的要求啊。 我们在这里做这样一番“文字游戏”,还难以说得清每种量价关系的意思。但是,我真正想和你交换的意见是,把投资想像成一次次集贸市场中的讨价还价。用自己生活中的体验去感知股票的买和卖。不要被市场上充斥的僵化了的“股评语词”蒙蔽,其实每一种情况都在被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解读着,真正影响你的判断的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 补充一点,此文所假设的股票买卖都适用于充分竞争的买卖双方,这种关系更容易发生在大市值股票上。对于那些中小盘股,由于极易被“控盘”,从而形成经济学意义上的卖方寡头或垄断,价格形成机制就完全不同了。对这类股票我们会另文探讨。

  5月23日,华谊兄弟也表示将与华胜天成(600410.SH)深度联合,将基于华谊兄弟的影视创意基因和华胜天成领先的云计算技术,共同打造本土影视虚拟世界开发运营的第一品牌,官宣加入元宇宙赛道。

  不过,也有观点提出,影视行业资本退潮也可以是一把双刃剑。过去我国的影视行业曾经历过一段野蛮生长的时代,如今疫情之下,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正在倒逼行业进行洗牌。

  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影视行业的发展模式存在较多的问题。一方面是行业发展较为粗放,很多行业相关标准尚未统一,给内容的品质带来了影响,另外一方面是模式创新力度不够,亟须进一步提升。未来,推动影视行业长远发展,使其迈入追求质量、创新和效率的高质量发展阶段,都离不开行业的全面变革和大力创新。

以上是小编为您介绍的有关新海股份:华谊兄弟的借款展期揭露了当前整个影视行业的生存压力的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内线成交股票网。